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只為認真做自己

男人,總要時不時愛上一個姑娘

我們愛得有點變態,但那確實是愛。我們處處給對方別扭,但那確實非常舒服。甚至,我們經常一起挖苦那些膩膩歪歪的情侶,瞧他們假模假式那樣兒,渾身騷氣。石榴說話太刻薄,愛情讓人蒙蔽雙眼,我拼命從她的刻薄里扒拉著尋找她的特殊趣味。

11654021011254e3edo

石榴

文/徐刀刀

男人,總要時不時愛上一個姑娘,不是這個,就是那個。我愛上石榴,原計劃逗著玩兒,后來我就不太地道了。

那天本來約的是在后海吃飯,后來又改到了五道口。一聽這么遠的地兒,我根本不想去了。左思右想,我給老孫打了個電話。每次吃飯,老孫都負責招呼妞兒。值不值得那么遠,還得先打聽打聽妞兒的質量。老孫說得結結巴巴,大體聽明白了,這改地兒全是因為一個姑娘。名字還不錯,叫石榴。石榴好啊,多子多福,生個大胖小子,鼓著肚兒。

我趕過去的時候,他們都喝得七七八八了。老孫拉著一個姑娘的小手兒,腆著臉給人家看手相。掃了一圈在座的妞兒,只有最其貌不揚的那個不認識。不用說,這就是石榴了。她正跟一個豬蹄兒作戰,吃相更是難看。見了人進來,她頭都不抬一下。我大失所望,恨不得拍屁股走人。

老孫吆五喝六地介紹,各位,各位,咱們的大作家劉漢,都知道吧,劉漢啊。這種朋友間的臭吹捧倒不招人討厭,在座的只有石榴不認識我,怎么介紹也都是沖著她一個人。納悶兒的是,石榴跟沒事兒人一樣,眼皮也不抬地啃著豬蹄兒。我悻悻地坐下了,要了一副碗筷。老孫看不過去,走到石榴跟前兒,捅捅她,又重復了一遍“大作家劉漢”的介紹。我臉上有點掛不住。更掛不住的是,石榴抬起頭來,回了老孫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怎么了?什么怎么了?你他媽怎么了?我氣不打一出來,又不好發作。老孫拼命撓頭,沒怎么,沒怎么,就給你介紹介紹。石榴飄眼看過來,那真是面無表情的一張臉。一雙大眼睛,空洞地存不下個人影兒。這誰家的姑娘,這么囂張。

這種入不得眼的姑娘,根本就混不到一塊兒去。她也像是蹭飯吃一樣,吃飽了就抽煙,冷眼看我們扯閑篇兒。沒多久,石榴就走了。老孫攛掇著給敬杯酒再走,石榴提著包過來了。大作家,這一杯敬你兒子,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。這話聽著就叫人別扭,我一別臉,說了句,我沒兒子。石榴毫不含糊喝了那杯,整了整衣服,走了。老孫忙招呼著送出去。

石榴,就是這么別扭。

后來他們傳話,說是石榴看上我了,我是死活不信。男女間眉眼傳情的路子見得多,專門膈應人的,真沒見過。石榴第一次給我發短信,也是莫名其妙。她說,想要個兒子嗎?我拿著這條短信給哥幾個瞧,大家都精神為之一震。手機搶來搶去,不知哪個兔崽子就把電話撥過去了。

電話通了,那邊一直聽不清說什么,我吼著他們別吵,耳朵上長出天線,使勁聽。石榴壓低了聲兒,說,我在電影院。我趕緊說,那不妨礙你看片兒了,先掛。她又壓低了聲兒說,別。這一下兒,就弄得我不知所措了。

那個電話聊得特別長,中間聽到她悉悉索索往外走的聲音。又聽到她高跟鞋蹬蹬蹬走路的聲音。她先問我在哪兒呢,又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她家聊聊。我沒敢當真,也沒敢不當真,拿著電話出了飯館兒,一屁股坐在馬路牙子上。點了一支煙,不能說不緊張。

石榴完全不著調兒,先說早上出門去了趟東單,她一個朋友飯店開張,留她在那兒吃了午飯。又說下午去理了個頭發,形象徹底被毀了,千萬不能相信理發師的推薦。諸如此類。我不知道她跟我說這些干嘛,我們根本沒有熟到那個份兒上。即便這樣,我也積極應和她,不敢懈怠。

后來,石榴說,她這幾天把我的幾本書全部看了一遍,覺得我這人挺有意思。這一點,我是有信心,沖著我那幾把刷子撲過來的姑娘,絕不止石榴一個。我這兒正抱著電話吹著呢,遠遠就看著石榴走過來了,她直奔這餐館而來,殺我個措手不及。我趕忙把電話掛了,束手就擒。

來來來,給我看看,什么發型把你形象毀了。石榴把帽子一摘,露出一個大光頭。真他媽嚇人。她倒是笑得前俯后仰,一副得逞了的樣兒。我這手足無措,一慌神兒,伸手出去摸了一把她的大光頭。這動作顯得有點親昵,我又趕緊說,行了,大冷天的,趕緊把帽子戴上,回頭再感冒了。就著我這一摸,水到渠成,石榴過來挽上我的胳膊,問,我好看嗎?

我使了一把勁兒,給她推進飯館兒。大家伙兒,看我倆這挽著胳膊,都瞎起哄兒。左邊一個,行動夠快的;右邊一個,行呀你們。石榴蹭一下把帽子摘了,锃亮的頭皮把場面全震住了。只聽她一人在那兒敞著嗓門兒笑。到底是一什么妖怪,這么沒譜兒。當著大家伙兒的面,她痛痛快快問我,我好看嗎?!

那天晚上,石榴動不動就趴在我耳朵上說話,接二連三地說,好像倆人聊得特別歡。實際上,她說的全是同一句話:我好看嗎?她喝多了,鬧起來,吵吵嚷嚷地問好看不好看。之后,又哭鬧起來,叫嚷:別人都說我不好看。聽了叫人怪心疼。

是我負責送她回去的,回她那個出租屋。一個典型的25歲姑娘的出租屋,一些都歸置得很臨時。我給她扛到床上,瞧了一眼那大光頭,沒心情脫她衣服。臨出門,她喊住我,問了一句,你真沒兒子啊?我告訴她,沒有,真沒有。

我沒騙她,我真沒兒子。但是,我有女兒。鬼使神差,這話我不想告訴她。我們約著看了場電影,說是上次石榴只看了半截,我有責任給她續上。演的是《畫壁》,假模假式的一部片兒。我正想說,看閆妮腰上那肉。一歪臉,石榴正哭呢。媽的,這種片子都能看哭。

石榴伸手過來,我趕緊抓住。石榴花帶著雨星兒,叫人心里一軟。出了電影院,姑娘還抽抽搭搭的,我就忍不住刻薄了。你當你林黛玉呢,這片兒有什么可哭的。沒,我是心疼電影票錢,氣哭的。姑娘,你真好玩。好玩嗎?那你快來玩我吧。

說起來,石榴也是個有趣的姑娘。早上,在大多數姑娘擦把手給男人做早餐的點兒,石榴會發短信問我,你今天晨勃了嗎?中午,石榴會說,曬曬床單,散散魚腥味兒。晚上,她的短信是,打個飛機再睡吧。為了不讓石榴繼續覺得我鳥無事,我決定把她收了。又顧忌著她那個大光頭,遲遲不肯主動靠攏。

老孫之流,日子過得淡出個鳥來,終日拿著我和石榴逗樂兒。那段時間,我參加的飯局,自是少不了石榴。他們連敬酒詞都改了,祝劉漢早日吃上石榴。石榴羞紅的臉蛋兒,真跟那石榴皮似的,粉得妖媚。一來二去,我和石榴就莫名其妙被撮合到一塊兒去了。我抽了個不起眼的時機問石榴,你為啥愿意跟我好?石榴說,因為你帥。

是嗎?我帥嗎?老子活了三十六年,沒人這么說過。這不禁讓我沾沾自喜,動不動就想翹起二郎腿。石榴確實對我充滿肉欲的向往。她喜歡吃冰激凌,我總帶她去對面的DQ。她能把冰激凌舔得讓我有生理反應,哦,我的姑娘,你這性感的大光頭。

那天,她非要讓我也點一個,我推來推去得不想吃。石榴讓我坐著,自作主張給我點了一個。我問她,要了什么口味的。她說,你猜。我說,這你媽怎么猜。她說,那你閉上眼猜。我乖乖閉上眼。第一勺入口,沒嘗出來。第二勺入口,沒猜出來。第三口的味道,我最喜歡。那是石榴的嘴唇遞上來了。我睜開眼,看到石榴還閉著眼,我趕緊又把眼睛閉上,投入地吻起來。

石榴說,你的嘴唇就是最舒服的沙發。

很快,我也在她身上找到了自己的沙發。我們做了。點了支煙,我問她,我比你大十歲這事兒,你怎么看。石榴正在滿床找自己的內褲,沒所謂地說,怕什么,你又沒結婚。我覺得不能不說了,乖乖地說,我結婚了。石榴的背影定格了一下,迅速找到內褲,披了件衣服就走了。那門,摔得真夠響的。說起來,我真該扇自己一個耳光。

6 個評論 火速蓋樓»

  1. 只能說牛逼。可是有沒有想過后續里的女人該有多傷心,定格在夢里就結局吧,不需要現實。

    (6) (3)
  2. 這男的不實誠

    (7) (6)
  3. 我遇上一個離過婚的男人,我不記得他有個兒子還是女兒了,前妻帶著,我比他小九歲,車子房子都給了前妻,之前自己做生意也沒心經營了,從一無所缺到一無所有,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已經一無所有,或者是說剛從這場失敗的婚姻中出來。感情這個東西或許真的很奇怪,

    (8) (5)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插入圖片
▲回頂部
大发6合-首页 松潘县 | 南皮县 | 景东 | 盐边县 | 临夏县 | 包头市 | 仙居县 | 秦皇岛市 | 澳门 | 丹寨县 | 赫章县 | 东莞市 | 化德县 | 南郑县 | 枣阳市 | 离岛区 | 屯昌县 | 永嘉县 | 石嘴山市 | 江山市 | 宣汉县 | 三都 | 庆云县 | 家居 | 抚顺县 | 始兴县 | 瓮安县 | 阿克苏市 | 集贤县 | 台州市 | 兴安盟 | 抚宁县 |